那张孩子般坏坏的笑脸

又是学员毕业的日子了,每到这时,总能想到我的第一批学员。他们都是部队的士官学员,既有点部队老兵油油的、坏坏的可爱,更透着乐观、淳朴,虽然只在校学习一年,但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映像。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记得我第一次走上讲台,还未开口,学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又是学员毕业的日子了,每到这时,总能想到我的第一批学员。他们都是部队的士官学员,既有点部队老兵油油的、坏坏的可爱,更透着乐观、淳朴,虽然只在校学习一年,但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映像。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记得我第一次走上讲台,还未开口,学员就炸开了锅。“哎呀,这个教员怎么这么年轻”,“看来刚毕业不久,估计比咱们大不了多少”……
  汗从我后背冒出来,精心准备的课程一下从身子里溜走,大脑嗡嗡直响,以前当学员时我们也常“欺负”年轻教员,没想到一毕业就轮到自己身上。正当绝望时,突然瞅到一个小伙子冲我微笑,手指摆出“V”字鼓励我。他叫杨凯,和我踢过几次球,个不高,身体也不强壮,但速度奇快,自诩为“后防中坚”的我经常被他像个柱子般突破。看见一个熟人鼓励,我的心情终于平静,课程内容也撤回大脑,第一堂课顺利讲了下来。
  “教员,不好意思啊”,一下课,杨凯就笑着走上讲台,一口川音讲得有滋有味。
  “我也要谢谢你鼓励呢,道歉做啥子?”
  “哎,几次踢球都以为你是别队的学员,把您过了好多回,真不应该啊”,名为道歉,但眼里透着股得意,“您刚毕业吧?看上去和我们差不多大嘞!”
  “22岁,军校刚毕业。”看着小杨一睑聪明,我只好实话实说。
  “哟,只比我大两岁,干脆我认你当表哥吧。”
  “那不行,我姓余,你姓杨,当啥表哥误。”
  “哎呀,我老妈姓余哈”,小杨声音提高八度,“再说你课上不说要建立和谐官兵关系嘛,找个学员当表弟也是个很好的尝试啊!”
  “你小子,不会为了和教员套近乎为考试过关吧?”我故意逗他。
  小杨脸刷的红了:“怎么会,我是我们师的理论学习标兵嘞!”
  就这样,我多了个“表弟”学生。每次上课他听课最认真,回答问题最积极,理解“党的理论”确实有一番见地。正是因为有个理论专家坐在教室里,我备课上课也是十二分的认真,生怕说错了被指出来,再让小杨“道歉”一回,直到在大多数学员满意的掌声中结束所有课程,我才松了口气,神采飞扬地回到办公室。
  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小杨就找来了,随手拿了个本,“阴沉”着脸说:“表哥,你怎么不谦虚呢,也不问问大家有没有意见就走了?”
  我诚惶诚恐,被这小子找上门了估计就不是表扬:“你有啥意见,我虚心接受。”
  “你自己看。”小杨把带来的本子递给我。原来是记录我上课情况的小本:讲课出现哪些失误;课程设置哪里值得商榷;授课方法哪些有待提高;幻灯哪里需要重新制作等等。看得我的脸由红到白,汗不住往下流,回想一下课程,小杨的意见没有一个不中肯,没有一点不准确。
  “你这些意见都很对,是我工作没做好,我一定改正”,这回我心悦诚服的认错。
  “是吗?”小杨又露出他招牌式的坏笑,“表哥,说实话,你的课讲得很不错了,不足之处总会有的,注意改正就好啦。这样吧,下午你请我吃顿饭,也算是庆祝你首次授课圆满结束”。
  “好吧。”念他态度诚恳地请我,我满口答应,待到反应过来时,这小子早溜了。哎,又苦了我的钱包。
  当然,也不是每次都被小杨戏弄,我也有乐得开心的时候。我们年轻干部都会踢球,每次我都叫上小杨,凑几个体能一般的合成一伙。虽然小杨争强好胜,拼抢积极,无奈其他同志体能跟不上,跑动很不积极,导致小杨满场飞奔,总会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每当看见他在离球很远处痛苦地飞奔而去时,我就会笑得前仰后合:“哈哈,表哥我也是老江湖。”
  有一天,小杨实在忍不住,不管其他人,冲着我喊道:“老同志也就算了,你和我差不多,怎么也不跑?”
  “我胖了啊,”我嬉皮笑脸地应付道,“你看,肚子上面全是油,跑不动了”。往常我总会为日渐“腐败”的肚子烦恼,没想到这时派上了用场。
  小杨冷冷地看着,突然眼前一亮,笑容洋溢。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清早,我正在被窝里游览祖国的名山大川时,突然有人敲着门大喊:“着火啦,着火啦……”我惊醒,慌忙起床,要看个究竟。
  “表哥,早啊!”房门刚开了个缝,小杨就挤了进来。
  “刚才是你喊的?”
  “是的,叫你起床呢!”
  “为什么要起床?才六点多钟……”顷刻间,我又恢复到半睡眠状态。
  “要不得”,小杨急了,“昨天不是说自己胖嘛,还不赶早起床锻炼?”
  “我还是不是你教员啊,总得讲点师道尊严吧?”我迷迷糊糊地说。突然一股再熟悉不过的气味传到我鼻子里,我猛睁开眼,昨晚踢球的臭袜子就在我面前。
  “杨凯”,我怒吼一声,又哭丧着脸说,“我去还不行嘛”。
  就这样,我开始了朝六晚十的作息时间,刚开始那几天虽然还是赖床,但“诡计多端”的小杨总有办法把我拖到操场上。渐渐的,五公里、引体向上、折返跑等项目又能达标了,告别了睡眼惺忪的工作状态,球场上也敢和小杨较劲,肚子上的“游泳圈”也渐渐消失了。
  锻炼之余,我们兄弟般的关系也日渐牢固。他会机灵的告诉我怎么追心仪已久的美女,也会红着脸给我看他暗恋的小女生的照片;他会一本正经的和我谈人生理想,展望美好未来,也会在嘴馋的时候死缠烂打央求我躲开门岗去小饭馆祭“五脏庙”。天天被繁忙工作笼罩的时候,有这样的小兄弟做个伴,确实让我感到了轻松和感动。
  当我能以战士的标准完成五千米时,小杨也要收拾行装回部队了。临行前的最后一晚,我们在常去的饭馆好好喝了顿酒,说了很多话,离不开伤感、祝福和憧憬,但其中一句永远映在我心里。杨凯微笑着说:“表哥,我特羡慕你,能穿着军装在讲台上传授知识,多神气。但是你千万别误人子弟啊,你的一言一行都要对咱们全军的战士负责呢。”我用力的点点头,将杯酒一饮而尽。
  现在只要我站在讲台上,就会想起第一次上课时小杨的鼓励,认真讲好每一堂课;而小杨已经是所在连队的司务长了,干得不错,还交了个漂亮聪明的女朋友,但留在我脑海中,他永远是那张孩子般的坏坏的笑脸……

作者:亚洲城ca585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ml/zhlw/20180514/7591160.html   

那张孩子般坏坏的笑脸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