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效能之研究

一、题目 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效能之研究 以贵州省凯里学院附属中学为例 二、研究背景或选题依据 生活教育,在中国大陆亦称为养成教育,即培养学生良好行为习惯的教育,包括正确行为的指导和良好习惯的训练,同时也包括语言习惯、思维习惯的培养。简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一、 题目
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效能之研究
——以贵州省凯里学院附属中学为例

二、研究背景或选题依据
“生活教育”,在中国大陆亦称为“养成教育”,即培养学生良好行为习惯的教育,包括正确行为的指导和良好习惯的训练,同时也包括语言习惯、思维习惯的培养。简而言之,就是日常行为习惯养成教育(李厚燃,2014)。
教育效能是指人们有效获取和充分利用对培养人有利的各种资源,通过有效的管理和实施过程,以实现培养人的教育目标为核心,并能不断满足教育系统内外各方面的要求,进而使其得到相应发展的特性和有效作用(孙绵涛,2007)。教育效能包括教育的动态效能和静态效能,前者包括教育管理的效能和教育实施的效能。其中,教育实施效能包括教的效能和学的效能,主要包括:社会教育效能、企业教育效能、学校教育效能和家庭教育效能。学校效能是学校、教师对学生学习和发展的增值提效影响,关注学生的学习成就(outcome)以及学生在认知成果、高阶能力、学习态度和行为发展等方面的进步幅度(Sun.H,2003)。程晋宽教授(2008) 认为,学校效能的影响因素包括:校长、学生、学校环境、明确而集中的学校使命感,以及对学校进步程度的有效监督等。我们常说教育源于生活,生活教育即是学校效能的实践载体,进而影响着学生身心发展和课业成绩。
中国大陆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于1979年把“实行计划生育,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定为基本国策之一,迄今已有39年,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70年代初到2000年,主要任务是控制人口数量;第二阶段从2000年到2006年,主要是稳定低生育水平;第三阶段从“十一五”开始,生育水平已经基本稳定,但也出现了很多其他的人口问题,中国的人口问题更加复杂和多元化。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人口科学调查发现,独生子女人数达到1.76亿人并持续增长,规模庞大的独生子女群体成为中国独有的人口社会现象,“三口之家”现象越来越多,独生子女已经成为小学、中学和大学中学生的主体。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独生子女的教育问题引起教育界的高度重视。张蕊(2012)对1980至2011年的有关独生子女教育的研究进行综述,30年间共有4234篇文章是关于独生子女教育问题研究的,以逐年递增的方式在快速增长,研究内容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利用调查统计方法,对独生子女和非独生子女进行对比研究,二是针对独生子女群体本身进行的研究,以数据、理论、经验的方式探讨独生子女教育的相关问题和对策。2013年至今的5年间,“中国 知网”中有1399篇有关独生子女教育问题研究的文章发表,主要涉及独生子女人格教育、品格形成、心理问题、家庭影响、社会意识等方面的探讨。许多学者认为,独生子女的成长发育与其成长的生活教育密不可分,包括身心发展、人格发展及社会化发展,值得研究。同时,在现实生活中独生子女大多受长辈的娇宠,以“小皇帝”自居,习惯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养成了任性、娇气、挑肥拣瘦的毛病,感恩心理和社会担当方面饱受诟病,以自我为中心、自理能力差等问题不断凸显(刘云凤,2015),引起众多专家和学者高度关注。
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自古以来,居住在中国土地上的各民族总称为中华民族,中华民族包括汉、蒙古、回、藏、苗、壮等56个民族,其中汉族的人口数量最多,而其他的个民族相对汉族来说人口数量相对较少,因此,将它们称为“少数民族”(刘源泉,2013)。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位于中国西南部,目前人口480万,是全国29个自治州中人口最多、少数民族人口比例最大的自治州。其中,凯里市是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现有人口53万,有苗、侗、仫佬、畲、布依等29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82%,是多民族文化的聚集地,在少数民族地区中具有较高的代表性。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在过去二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和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得到进一步加强,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化使少数民族地区愈发受益,少数民族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不断加大,少数民族家庭进城工作和生活的现象不断增加,少数民族家庭独生子女的比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对于少数民族家庭独生子女的教育问题,目前仍然是空白,值得重视。
在人才培养的过程中,教育是关键,而教育又不是单方面的,它包括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而陶行知指出,教育是一个社会现象,源于生活,生活是教育的中心,生活教育贯穿于学生的一日生活中,渗透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每一个环节,进而通过生活以教育,用生活来教育,为生活向前向上的需要而教育(年晓萍,2012),对少数民族家庭独生子女生活教育问题进行研究,查找和分析问题,提出相对应的办法和策略,具有重大的现实和历史意义。本研究,是基于对贵州省少数民族自治州地区的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及策略进行探究,研究对象是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办学水平最高的基础教育学府,即凯里市的凯里学院附属中学。该校的少数民族学生比例较高,同时教学硬件完备、师资稳定,具有较强的代表性。

三、研究内容或研究问题
(一)研究内容
1. 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现状;
2. 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
3. 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品格现状、个人行为习惯、生活能力、自律情况问题;
4. 提高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效果的策略。
5.探讨少数民族演变的概化(历史演变情况)
(二)研究问题
1. 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2. 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家长和学校在对其生活教育方面发挥什么作用?
3. 如何提高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效果?

四、研究意义
关注少数民族地区学校针对少数民族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采取的政策和方法,考察其教育的得与失,并提出相应的解决办法,为促进少数民族子女的学校生活教育提供相应的理论依据。
目前,对于大城市和沿海地区等以汉族为主的地区独生子女的研究不断增加,但对于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问题的研究以及学校生活教育的关注甚少,本选题的研究可为少数民族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提供参考,关注少数民族文化在子女学校生活教育中的关联度和空白点,以提高少数民族独生子女在学校教育生活的质量。 作者:亚洲城ca585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ml/zhlw/20180310/7484950.html   

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独生子女学校生活教育效能之研究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