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小说的艺术特色

张爱玲小说的艺术特色 摘 要:张爱玲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极具个性的女作家。他的小说既有中国传统小说的精华,又有西方现代学派的新鲜血液,语言既典雅又通俗,传统且现代,形成独特的张爱玲式的语言。 关键词:古典;意象;色彩;月亮;音韵铿锵 张爱玲是中国现代文学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张爱玲小说的艺术特色

摘 要:张爱玲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极具个性的女作家。他的小说既有中国传统小说的精华,又有西方现代学派的新鲜血液,语言既典雅又通俗,传统且现代,形成独特的张爱玲式的语言。
关键词:古典;意象;色彩;月亮;音韵铿锵

张爱玲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极具个性的女作家,其文笔的绚丽、文学技巧的精致构成她独特的艺术风采。她尤其讲究语言的应用,她的小说既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在中国的古典味的同时,又具有先锋意味的现代内涵,形成了自己的艺术世界与“张爱玲式”的文体语言。
一、古色古香的叙述——对古典小说的吸收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高尔基将语言称为“文学的第一要素”,认为“语言是蜜,粘着一切。”这里所指的文学语言是“狭义”的语言。张爱玲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极具个性的女作家,在此基础上,为文学表现的特殊需要而形成的具有特色的语言作为表情达意的工具。张爱玲被称为“文字的精灵”,她运用文字淋漓尽致地展示出人性的脆弱与悲哀,人的精神的堕落与恍惚。
出身名门,从小熟谙《红楼梦》、《金瓶梅》、《海上花列传》等古典小说的张爱玲,酷爱模仿中国古典小说的格式编写故事,从其小时候作《摩登红楼梦》就已初见端倪。在作者初登文坛的几部重要小说中,都能看出中国古典小说的痕迹。首尾呼应,全知全能的叙述结构,以及曲折迂回,情节性强,又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她的处女作《沉香屑-第一炉香》的开场白和结语是这样叙述的:“请您寻找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就在儿结束……薇龙的一炉香,也就快烧完了。”说书人用章回体小说的口吻,拿一炉香的时间作为故事的叙述时间,加重旧式贵族社会的生活氛围,给读者制造了封建旧社会发霉陈旧的氛围。《倾城之恋》《金锁记》《沉香屑.第二炉香》《茉莉香片》的开头首尾都有类似的首尾呼应或说书形式的开头。
张爱玲笔下展现的是三十四年代的上海,一个特殊的年代,是封建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文化的结合下的产物,写的是这一特殊时代环境的中国人的转变,主人公大都是遗老遗少们。如《金锁记》的长白、季泽。《花凋》里的郑老先生。而作者设置的背景氛围与心境氛围也受到了中国古典小说的影响:《红楼梦》的家庭格局几乎被《金锁记》的姜公馆。《怨女》的姚公馆。《倾城之恋》的白公馆、《留情》中的杨公馆等所袭用和代替。
《金锁记》的曹七巧被骗嫁给残疾的姜二爷,情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加上出身卑微,在门第森严的大家庭里受到排挤和歧视,她的内心逐渐的被扭曲。她泼辣精细、风流俏丽,这些都与《红楼梦》中的王熙凤,《水浒传》中的潘金莲十分类似又不尽相同,她是作者眼里的英雄。
语言在小说中有两种形式:一是作者的叙述语言,包括交待故事情节的内容,描写人物的形状、活动、生活环境及其心理状态等等;二是作品中的人物语言,即人物的对话和自白等等。张爱玲承袭曹雪芹,叙述语言也极为相似。如《金锁记》中的主人公曹七巧的出场描写:“那曹七巧且不坐下,一只手撑着门,一只手撑了腰;窄窄的袖口里垂下一条雪青绉手帕,身上穿着银红衫子,葱白线香滚,雪青闪蓝如意小脚裤子,瘦骨脸儿,朱口细牙,三角眼,小山眉,四下里一看,笑到:‘人都齐了。今儿想必我又晚了!怎怪我不迟到——摸着黑梳的头!谁教我窗户冲着后院子呢?单单就派了那么间房给我,横竖我们那位眼看是活不长了的。我们净等着做孤儿寡母了——不欺负我们,欺负谁?”
而《红楼梦》中第三回关于王熙凤登台亮相的描述:“一语末了,只听后院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至如此,这来着系谁,这样放诞无礼?’以下想时,只见一群丫头媳妇围拥着一个人从后门房进来,这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仙妃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鬓,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离缨络圈;裙边系着豆绿官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穿着绣金白碟空,花大红洋缎衫袄,外罩五彩刻丝不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眼,两层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成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
两者同样都用细致的文笔描述了人物的衣着打扮以及言语特色,刻画出了人物的形和神,又暗示了人物的个性特征和在封建贵族家庭中所处的地位;一个是出身卑微,心灵倍受压抑扭曲没有什么权势的姜公馆的二奶奶,一个则是出身显贵,性格泼辣甚至掌握生杀大事的贾府权力的核心,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张爱玲声称自己是用“旧小说中的词句”来作小说的,故在《倾城之恋》里她将绝代有佳人,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的典故改写为“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传奇里的倾国倾城的人大概如此”,以前的红颜常是祸水的根源,如今的红颜是祸水造成的,充满了嘲讽的意味,表现出作者对当时社会充满了迷茫之感。

二、丰富的意象
所谓意象,既是在一个有着色彩,光泽,声音的物质形态中,包含着隐喻,象征等深层的意蕴。在“意”与“象”之间。语言起到了媒介的作用。张爱玲描写人物时,强调人物的“感官印象”她在捕捉“感官印象”是充分显示出艺术家的精细和敏捷,小说环绕人物的一切无不感应着特定人物的情绪,瞬间的感受,印象,像一副流动的画图,具有具体的形态,从而给小说带来浓郁的诗意。
《金锁记》3万字的篇幅中,营造出多种含义的 不同“月亮”。作者给这个几乎被中国文人滥用了意象赋予了新的内涵,表现了现代人潜在的瞬息既逝的意识流动。“月亮那么大,就像脸对脸狭路相逢,混乱的红红黄黄的一张圆脸在这里等她,是末日的太阳。”这里的“月亮”是无情的,让土乃对自己的命运感到绝望,暗示了人物内心深处的痛苦和恐惧。她忽然吓了一大跳,看见自己的脸映在对过房子的玻璃里。就光是一张脸,一张有蓝影子的月亮,浮在黑暗的玻璃上。远看着她仍旧是年轻的、神秘而美丽的。她忍不住试着向对过笑笑,招招手。那张脸也向她招招手,使她非常害怕,害怕她马上往那边去了,至少是她头顶上出来一个什么小东西,轻得痒嗞嗞的,在空中驰过,消失了。那张脸仍旧在几尺外向她微笑。她像个鬼,也许十六年前她吊死了也不知道,这里的“月亮”是狰狞的,暗写了曹七巧忐忑不安、孤独寂寞的心态,写出她的生活的冷清凄凉。 作者:亚洲城ca585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ml/zhlw/20180310/7484949.html   

张爱玲小说的艺术特色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