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伊拉克战争解读美国新战略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关注美伊战争的人们是否注意:透过硝烟弥漫的战场,美国为21世纪称霸全球而谋划的各种最新战略,都已经在这场战争中醒目亮相,并无可争议地支配着这场战争。 美国为什么要打伊拉克? 美国为什么一定要发动伊拉克战争?是为了中东的石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关注美伊战争的人们是否注意:透过硝烟弥漫的战场,美国为21世纪称霸全球而谋划的各种最新战略,都已经在这场战争中醒目亮相,并无可争议地支配着这场战争。
  
  美国为什么要打伊拉克?
  
   美国为什么一定要发动伊拉克战争?是为了中东的石油还是为了小布什的快意恩仇?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还是美元对欧元的战争?或者如同美国人声称的是为了“解放伊拉克人民”,给伊拉克人民带去“民主和自由”?对此,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斯坦利?霍夫曼的分析倒是一语中的,他认为,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中东民主化的幻想,美国政府想通过占领伊拉克,改造伊拉克,以此为杠杆和样板推动中东地区的改革,让美国式民主在此扎根。依笔者之见,打破中东战略格局,按美国的意愿“改造”中东,不仅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其实正是美国发动这场战争的主要目的。这是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一环,也是美国决心在21世纪称霸全球一个明确无误的最新信号。
  在当今世界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如同美国一般,始终认定唯有自己才最有资格“领导世界”,这几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和优越感。如果说成吉思汗的蒙古铁骑要用血腥的的拼杀,日尔曼民族要从人种学的原理寻找依据才能问鼎世界霸主的宝座,美国人则一直高傲地宣称,上帝创造美国,就是要以美国的面貌来改造世界,因此“领导世界”是美国人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
  冷战结束,使得美国终于获得了施展其“领导世界”才能的最好机会。随着前苏联的出局,现在美国人讨论的已不是如何争夺而是如何维持这来之不易的全球霸权。最理想的战略当然莫过于用美国式的民主去改造世界。对此,美国人有两大法宝:一是“实力优势”;二是“制度优势”。既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作后盾,又有世界上最美好的制度去感召,放眼全球,美国人还真不知道究竟有谁可以与之相抗。
  为了确保冷战后美国在全球至高无上的的霸权地位,使之成为“人类最后唯一的帝国”,冷战后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心无疑是防止和应对潜在对手的未来挑战。由于俄罗斯的不甘没落和中国的迅速崛起,世人多半认为美国未来的对手恐怕非俄罗斯或中国莫属。其实不然,在美国称霸全球的战略中,被视为“异类”的伊斯兰文明至少是另外一个更为直接和更为现实的威胁。与当年大日本帝国“欲要控制世界,必先征服东亚”的战略如出一辙,美国要想称霸全球,也须先控制中东。而伊斯兰文明正被美国认为是其控制中东的一个障碍。
  为甚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恩怨仇杀迟迟未能得到解决?为什么美国在中东阿拉伯世界普遍面临着“信任危机”?为什么冷战后针对美国的恐怖主义袭击大多来自中东地区?美国认为,问题的根子就源自于伊斯兰文明对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基督教文明根深蒂固的排斥和抵制。20世纪90年代,在其《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亨廷顿就石破天惊地预言:未来伊斯兰文明和西方基督教文明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对此,人们当然不可能只是把它看作是一种纯粹的学术观点。
  选择伊拉克作为“改造”中东的首选目标,正是美国战略家们的高明之处。第一,伊拉克是一个与美国同样对中东地区具有霸权野心的国家,以萨达姆那点微末之力,居然敢叫板世界唯一超强帝国,美国对此岂能容忍?更何况,把一个曾经对美国最具敌意和威胁的阿拉伯国家,改造成听命于美国的“民主”国家,在中东地区岂非更具有“样板”的意义?第二,由于多年奉行穷兵黩武、侵略邻国的地区霸权主义政策,伊拉克大概是阿拉伯世界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个国家,发动“倒萨”战争,美国相对容易得到阿拉伯世界的“谅解”,这是伊拉克一个致命的软肋;第三,伊拉克历来是阿拉伯世界的东大门,其重要的战略位置和丰富的石油资源早就令美国的战略家们垂涎三尺,借助9?11后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发动“反恐”战争之机,可以做到“师出有名”。
  其实据透露,早在1996年,美国战略家理查德?珀尔就以“黑色王子”的化名参与起草了一个名为“彻底打破”的计划。该计划的主要内容是:以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改造伊拉克,重组中东,保护以色列的利益。可以说,在美国冷战后“改造”世界的战略中,顽冥不化的萨达姆其实早已注定是在劫难逃。
  
  美国人在争辩说,他们给中东带去的是“民主和自由”,此话只对一半,完整说带去的是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用自己的飞机大炮给别的国家送去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在历史上这种事美国人干得多了,伊拉克当然也绝非是“最后的晚餐”。
  
  为什么实施“先发制人”的战略?
  
   美国发动的这次“倒萨”战争,既不能说是“自卫”,也谈不上什么“报复”,完全是针对敌人的“意图”和“能力”实施的一场“先发制人”的战争。这是冷战后美国安全战略的重大变化和新的调整。
  美国为什么要采用“先发制人”的战略?
  首先是美国的安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的安全战略的目标在冷战期间是“应对挑战”,在冷战之后是“防止挑战”,“先发制人”的战略表明美国已将目标锁定为“制止挑战”。这不仅是为了应对美国安全环境的新变化,也说明美国目前已完成了从争霸到称霸的战略转变。
  在美苏争霸的冷战时期,美国始终面临着前苏联致命的核威胁。面对这事关美国生死存亡的严峻挑战,美国人赖以安身立命的是所谓的“大规模报复”战略。由于双方都拥有足以把对方甚至整个地球毁灭多次的巨大核力量,这种以致命“威慑”来应对致命挑战的战略,确实有效地维护了美国的安全。这也是几十年间美苏双方虽然始终是怒目相向,但一直未敢大打出手的根本因素。
  冷战的结束,吹散了笼罩在美国人头顶之上的核阴云。从生死存亡威胁中解脱出来的美国人开始琢磨如何应对下一个挑战。在整个20世纪90年代,美国的安全战略尽管先后经历了从“灵活与选择参与”到“营造―反应―准备”两次重大调整,但其中心目标始终未变,那就是如何遏制潜在对手未来的挑战。严格来讲,它仍然属于“预防性战略”的范畴,是冷战时期“威慑”战略的延续和调整。
  提出“先发制人”战略表明,美国安全战略已从以“应对挑战”和“防止挑战”为目标的“预防性战略”转变为以“制止挑战”为目的的“进攻性战略”。这无疑是因为:第一,美国在21世纪面临的主要威胁,既不是能致美国死地的核导弹,也不是潜在战略对手可能的挑战,而是以“非对称”战争形式进行的恐怖主义袭击;第二,应对这类“非对称”的挑战,美国既不能用“核威慑”与不能靠“灵活反应”,甚至也难以用类似手段进行还击。第三,与美国冷战时期的对手相比,恐怖主义势力的实力与美国相比简直不成比例,既然力量对比如此悬殊,美国人当然可以采用主动进攻的战略。
  其次,美国提出“先发制人”战略与其近年来战争理念的新变化有着密切的关系。
  自上个世纪80年代始,美国就发动了一场旨在确保其军事优势的“新军事革命”,它给美军带来了全新的战争理念,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所谓“无接触战争”和“零伤亡”的概念。
  特别惧怕伤亡,是美国特有的战争文化。这倒不是说美国的决策当局如何珍视士兵的生命,而是由于其背后的政治压力。在美国的战争历史上,极少看到那种不惜一切代价血战到底的战例,美国人渴望胜利,但是不愿接受那种代价极大的胜利。因此,尽管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又极为好战,然而对伤亡的惧怕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制约了美国决策者的战争选择。
  当代资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得美军现在能够全天侯地监视敌人的一举一动,并使用精确制导武器予以超远端的打击,这便是所谓“无接触”战争和“零伤亡”概念的由来。有了这样的两大法宝,美国人对发动战争的顾虑自然大大减少。美国的战略家们也就有了更多的选择。可以说,这也是“先发制人”战略一个重要的技术支援。
  最后还需指出,提出“先发制人”战略也是为了美国国内政治的某种需要。客观地说,布什政府发动这场“倒萨”战争确实在国内有着较高的支持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源于“9?11”事件之后美国人对恐怖主义一种强烈的仇恨之情和报复之心。在涉及自身安全的问题上,美国人有时会表现得如同一个被宠坏的富家少年,他可以随意欺凌邻家小孩,却容不得自己受到哪怕是半点损伤。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布什总统昂然宣布将对恐怖主义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怎么能不得到美国人的普遍欢迎和支持。至于“先发制人”的战略是否具备合法性,国际社会对此会做出何种反应,则是对自己实力极度自信的美国人根本连想都懒得去想的问题。
  
  美新战争理念是否得到了检验?
  
   相比上次海湾战争,美军在这次伊拉克战争中的作战行动表现得似乎更为令人满意。用更少的部队、更低的伤亡和更短的时间,美军完成了比当年海湾战争更为艰巨的作战任务。然而美国人并没有认为这完全是由于美国的技术优势所致,而是更多地将之归诸于一种全新的战争理念。譬如,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就一再强调,新型战争需要的不仅是新的作战模式,更需要“新的思维”。这种观点值得注意。
  在战争中,拥有更新技术的一方当然更占优势。但单有技术上的优势并不能保证取得战争的胜利,否则如何解释美军和前苏军当年在越南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的失败,难道当时美军和前苏军没有技术上的优势?相反,在二次大战中,德军在战争初期能够势如破竹般地长驱直入,靠得正是其全新的“闪战”战术,要知道在力量对比上,当时的德军无论在数量上还是技术上,根本都不占优势。因此美国人认为:高科技在伊拉克战争中最大的作用,就是向战争的决策层给出了全新的战争理念。应当承认,在如何发展和运用最新技术方面,美国人确实更具广阔视野和创新精神。
  按照传统的战争模式,打赢一场战争无非是两种途径,要么是攻城掠地,占据敌人的全部据点和阵地以迫使敌人放弃抵抗;要么是野外决战,歼灭敌人的全部有生力量以迫使敌人无法抵抗。但无论哪一种方式,都离不开一定规模的残酷的地面战。而根据美军新的战争理念,在这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既不以攻城掠地为目的,也不在乎歼灭敌人多少有生力量,而是着眼于消灭萨达姆政权的统治能力和伊拉克军队的战斗意志,争取以最小代价迅速赢得战争。美军在这次伊拉克战争中运用的“震慑”战略和“拉氏新战法”就是这种战争新理念的战术运用。
  由于巴格达的迅速陷落,美军终于还是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结束了伊拉克战争的主要战斗,这是不是意味着美军新的战争理念已经在实战中获得了完全的成功?拉姆斯菲尔德认为:战争的结果是最好的解释。然而问题却绝非如此简单,关键在于巴格达究竟是如何陷落的?
  从意在摧毁敌人统治能力和战斗意志的美军新战法来说,攻取巴格达是具有决定意义的作战目标。为了实施这一新战略,美军甚至完全抛弃常规,从战争一开始就以快速机动和火力强大的装甲部队不顾侧翼安全,不顾后勤保障,甚至也不与当面之敌纠缠,坚决地直扑巴格达,以期用夺占巴格达来迅速赢得这场战争。
  从战争的实际进程来看,巴格达之战也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美军攻占巴格达之前,伊拉克军队的抵抗表现得是可圈可点,给美军的进攻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以至于美军一些将领和参谋人员纷纷抱怨拉姆斯菲尔德是过于轻敌,“震慑”战略的创始人厄尔曼博士也公开表示,该战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而“巴格达战役”打响之后,伊拉克军队表现得与先前是判若两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伊拉克方面真是被美军的精确打击和快速突击吓破了胆?
  据一家阿拉伯媒体“中东之门”披露,巴格达之所以迅速陷落不是由于美军的进展神速,也不是美军的精确打击,而是巴格达城防司令提克里蒂的拱手相让。而提克里蒂的“叛变”,并非是由于美军的“震慑”,或已经没有力量抵抗。据说这里有一个小插曲,刚开始美军并没有满足提克里蒂的要求,而后者则立即命令所属共和国卫队进行顽强抵抗,只是经过4月9日上午大约3个小时的激烈战斗,美军即主动联系提克里蒂,与他达成了交易。这说明,共和国卫队此时还有相当战斗力。
  提克里蒂放下武器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谣传萨达姆已经逃离巴格达,甚至伊拉克。对于一支完全由萨达姆个人掌控的军队,一旦首脑失踪,其战斗意志便即刻崩溃是毫不奇怪的。这个说法目前虽然还未完全证实,但大体上还是比较可靠。
  当然人们可以争辩说,萨达姆的“失踪”也是说明美军已经摧毁了萨达姆的统治能力,但不管如何,巴格达终究是未经战斗而陷落的,因此对所谓“拉氏新战法”的检验也就成了一个悬案,毕竟在未来的战争中美国是不是每次都能幸运地避开残酷的城市攻坚战,恐怕谁也无法事先保证。因而正如有人所说,这场战争如果连有组织的游击战都没有出现,那么这场战争就是一场单边游戏,“新型战争”也就无从谈起了。
  由此看来,以此次伊拉克战争为例,说明美国战争新理念已完全得到了检验,一种新型的战争模式已完全替代了传统的地面战,至少目前还为时尚早。△
  (原载香港《广角镜》)
  

作者:亚洲城ca585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ml/zhlw/20180309/7483167.html   

从伊拉克战争解读美国新战略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