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台湾军队六大新动向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2004年大选在即,陈水扁为拉拢军队,为其连任谋求“坚强后盾”,新年伊始,陈水扁当局大力加强对军队的改造,其统辖下的台湾军队频频出现新动态,概括起来,主要动向表现如下: 动向之一:进一步完善三军联合作战指挥机制,提高指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2004年大选在即,陈水扁为拉拢军队,为其连任谋求“坚强后盾”,新年伊始,陈水扁当局大力加强对军队的改造,其统辖下的台湾军队频频出现新动态,概括起来,主要动向表现如下:
  
   动向之一:进一步完善三军联合作战指挥机制,提高指挥效能
  
   2003年,台军按照所谓的“国防部组织法”与“国防部参谋本部条例”,进一步完善军政、军令一元化的新的所谓“国防”体制。新体制架构将过去军政、军令由“国防部长”、“参谋总长”分管改为统一由“国防部长”管理,陆、海、空三军“总司令部”及其他兵种“司令部”由过去的受“参谋总部”节制,改为“国防部”统筹。在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系方面,国防体制明确“参谋本部”为三军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并将陆、海、空三军总部所属与作战有关的指挥机关、作战部队,编配参谋部执行军事指挥,以进一步完善三军联合作战指挥机制,提高指挥效能。根据“参谋本部”为三军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定位,“参谋本部”于2003年初成立联合作战司令部,下设七个分部,即空军作战司令部、海军作战司令部、外岛联合防御(下辖中将衔的金防部、马防部、澎防部)司令部和本岛四个战区防御司令部,直接指挥所属部队作战。同时,依据“扁平化”和“平战一体、权责相符”的原则,决定将指挥体系区分为“战略决策”、“战略指挥”、“战略(术)执行”三个层级,下辖人事、作战、情报、后勤和通资电5大作业中心,平时负责突发状况处置、作战计划修订和组织联合作战训练,战时统一指挥“十大战略单位、五大战略预备队和24个战术部队”遂行三军联合防御作战。并陆续展开海、空军和各战区、防卫部联指机构的调整和试验论证,计划2006年前全部调整到位。
  
   动向之二:进行“军事事务革新”,正式将“先发制人”纳入其作战思想体系
  
   台《中国时报》2003年1月26日报道,台军目前正在积极推动“军事事务革新”。这是自台军“精实案”之后又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台军方已正式将“先发制人”纳入其作战思想体系之中,台湾当局“以武拒统”的阴谋再次昭然于世。
  据台湾军方权威人士透露,目前由台“国防部”刻意推动的“军事事务革新”尚未形成系统的方案,但已完成了4页备忘录,以作为未来“革新”的大纲。这个“军事事务革新”备忘录被称作“未来版”的“国防白皮书”,内容包括防卫战略、战略指导、兵力结构、组织调整;所提出的“革新”目标是:企图到2011年使台军全面转型为现代化的“联合部队”的编组形态。“军事事务革新”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结合“精进案”,至2006年底结束;第二阶段由2007年至2011年实施。其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内容:
  一是在军事防卫思想和战略指导原则上,“军事事务革新”备忘录在继续坚持“有效吓阻、防卫固守”战略的同时,采取“战略持久、战术速决”,并努力做到“防止冲突、预防战争”;将台军现今的“制空、制海、地面防卫”战略指导将调整为“资电先导、遏制超限、联合制空、制海、地面防卫”,强调“攻势作为”,主张“阻敌彼岸、滞敌攻势”。
  二是在作战指挥变革上,备忘录指出,要设立“联合作战指挥机制”,指挥层级区分为“战略决策”与“战略执行”,各军种(含司令部)脱离作战指挥链;简并三军各型联合作战操演,删除无效操演,并改成逼近实战的“国军联合作战训练综合操演”,同时设立“电子战测训场”,整合舰载与岸基反潜作战指挥体系。
  由于大陆综合实力不断上升,台湾当局早已放弃了“反攻大陆”的念头。三年前陈水扁上台时,将“决战境外”作为台军的防卫思想,曾一时引起很大争议,而当时汤曜明以“境外,指的是台湾海峡,国军不会到大陆,也没这个能力到大陆作战”,结束了这场纷争。但现“军事事务革新”备忘录却一改过去的“含蓄”说法,表示在战争初期,就应使用海空军兵力进行反制作战,攻打解放军指挥机构、导弹阵地、机场等。换句话说,就是要直接用兵到大陆沿岸,而且是确定大陆要攻击前便先发制人。台“国防部长”汤曜明不久前明确指出,台湾军方在两岸冲突时有攻击大陆目标的作战计划,“国防部长”或“参谋总长”可根据当时的情况令军队进行“第一击”。其他台军将领近来也极力鼓噪“先发制人”思想。台“国防大学”海军战略组主任玉蜀宁称,台海军应发展远程打击作战能力,例如在未来可能获得的潜艇上装备对地攻击导弹,并潜航至大陆政经要域外海,伺机采取反制措施。空军战略组主任陈伟宽则认为,空军应积极筹建“源头打击”能力,以三代机或下一代战机直接前往大陆导弹基地进行攻击;同时,空军第一优先反制攻击目标,应攻击对全局作战具有绝对影响的目标。台“中科院”战略及国防研究所副所长杨志恒指出,以“谁开第一枪”来界定谁是侵略者的观念已不合时宜,如果台湾受到“侵犯威胁”,就应主动开展攻势行动,为此,备忘录指出,在组织变革和兵力部署上,台湾要着力发展实质的攻势能力,陆军导弹指挥部将扩编成“导弹司令部”,以统筹“远距离导弹、精准导弹与防空导弹战力”,外岛作战部队实编,裁撤动员与基干部队;海军将编成“海上行动支队”,提升远海战力,并简并舰队编组及精简海军陆战队地面防卫兵力。同时,台军除了设立卫星接收站外,还将建立“宙斯盾战系”、“潜艇攻船导弹”、“泊地摧毁所需之远距精准系统”,并完成“东岸制海飞弹”部署;空军则检讨联队编组,并检讨简并基地与同型机联队。
  
  熟悉台军内部决策的人士透露,台军所进行的“军事事务革新”完全是机械照搬美军目前推行的“军事事务革新(RMA)”,其真正用意是按照美国的模式改造台军,从而在军事上“向美国靠拢”,为其图谋已久的美台军事联合作准备。所谓“军事事务革新”,说穿了还是“以武拒统”在作崇。美方也在为台湾的“军事事务革新”煽风点火。不久前,美国前副助理国防部长布鲁克斯向台湾当局提出了四点建议:加大有限攻势防御战略,备妥更宽广的军事方案因应北京威胁;军事战略规划、采购以及军费均需合理配置,优先序位调理分明;加强军备现代化,并以预警、监视侦察和三军联合作战为先;增强文武关系,让民间智库参与国防事务。这是美方多年第一次明确希望台湾发展“攻势”力量,不能不引起我方的严重关切。
  
   动向之三:继续推动军权本土化,力图全面掌握军队
  
   陈水扁上台后,为了拢络军队,加速培植台籍将领,从去年开始,陈水扁先后4次对军方高层人士进行了大幅调整,一批台籍人员和陈水扁的亲信纷纷掌控军权。在2002年初的第一次调整中,提拨台籍将领汤曜明出任“国防”体制调整后的第一位全面掌控军队实权的所谓“国防部长”,另两名台籍将领康宁祥、陈肇敏为“国防部副部长”。同时,一次性调整了包括所谓“参谋总长”、三个副参谋长及陆、海、空三军“总司令”和军管区司令、宪兵司令等在内约30名中将以上职位,上将留任的仅2人,“参谋本部”参谋次长仅留任1位,其幅度之大、范围之广,均创历史之最。年中,陈水扁又宣布了一批将官晋升名单,其中包括陈水扁侍卫长彭胜竹在内12人晋升为中将,其余34人晋升为少将。2002年12月31日,令人注意的是,在台军事主管部门举办的2003年元旦“将领人员晋任授阶典礼”上出现的晋升名单中,台军史上第二位少数民族出身,且是陈水扁老家台南县官田旅旅长的曹明生也名列少将名单中。
  而日前,台军高级将领又出现人事调动。由于现任“总政战局长”邓祖琳将接任“行政院退辅会”主委,遗缺将由现任“后备动员司令部司令”陈邦治接任。陈邦治的调动连带使得几位台军高阶将领同时移动:新“后备动员司令”将由现任“联勤司令部司令”谢建东接任;“联勤司令”一职则由“国防部”联合作战训练室主任高华柱接任;高的职务由“海军陆战队司令”季麟连出任;“陆战队司令”由“海军总部副参谋长”徐台生调任。据报道,“总政战局长”职务因为属政战性质加之任务特殊,依台军人事惯例必须获得台湾当局极大信任者方得担任,一般这个职务都是“三军统帅”亲自决定,“国防部长”也只有人事建议权。军方人士分析,陈邦治是台籍将领,曾任“陆战队司令”,后在已届退伍年龄时反而破例由“中将”晋任“上将”并升任“后备司令”,现又由“后备司令”接任“总政战局长”,这一系列行动显示陈水扁是在刻意拉拢、培植台籍将领。
  据统计,陈水扁上台迄今,已先后7次对军队人士进行了调整,其中10人晋升为上将,48人晋升为中将,188人晋升为少将,总计246名。通过调整,一大批台籍或“拥扁”将领得到提拨和重用,军中现役台籍将领的人数增至近50人,中将以上占了一半左右,使陈水扁对军队的控制力得以进一步加强。因此,可以预见,为使军队真正成为实现其“独台”野心的坚强后盾,陈水扁当局推动军权本土化的步伐将继续深入,从而为其全面掌握军队奠定了雄厚基础。
  
   动向之四:美台军事合作进一步升级,美台军方高层直接联系渠道基本形成
  
   2002年,美台在军事合作与交往的数质量上呈明显上升趋势,均超出自1979年美台断交以来的任何一年。3月10日至12日,汤曜明赴美参加由美国9大军火集团负责人参加并提供赞助的“美台防御高峰会议”,与美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助理国务卿凯利等军政高级官员,专题研讨“21世纪台湾的防御需求及军备采购中存在的问题和解决办法”。4月初,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官员访台,直接与台湾军方负责人汤曜明、李杰及三军高层将领秘密对话,共同商讨有关台湾防御问题。4月15日,美国防部邀请台军政官员赴美太平洋总司令部“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接受为期12周的培训。4月下旬,美太平洋总部首次派遣两名将级军官直接进入台衡山指挥所,全程指导台湾“汉光18号”军事演习,并对台军CISR作出全面评估。7月17日,美台安全战略对话――“蒙特利尔会谈”在美国加州举行,就台海应变计划等问题进行了讨论;7月中旬,“美售台潜艇小组”由1名美军现役少将带队再度来台,与台军方共同协商制造潜艇事宜。9月7日至15日,康宁祥进入美国五角大楼,与美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助理梅茨格等官员“再次确认台美双方相互支援、合作的军事关系”,并通过台湾11项武器系统的采购和预算计划。10月15日至25日,台湾陆军25位将校级军官,赴美“战略培训班”接受培训。年底,台海军派遣首批114名官兵赴美,进行“基德”级军舰的启封、接船与训练等。年内,台F-16战机飞行员还在美接受了空中加油训练等。上述种种现象,均为20多年来台美断交、美军顾问团撤台后的首例,它标志着台美军方高层直接联系渠道已基本形成。
  
  2003年1月2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的军官又将以“撤侨小组”名义参与台湾今年度的“汉光19号”军事演习,这将是20年来美军首度参与台湾的军事演习。演习期间将直接进驻国防部战情中心“衡山指挥所”,直至结束始离去。这是美军从台撤军以来,首次重回台军战情中心。当日,台“国防部”副部长陈肇敏在立法院对此说法不证实也不否认。
  港报认为,美国以“撤侨小组”名义参与台湾年度军事演习,表面上是为了因应大陆一旦攻台而撤离美国在台侨民的需要,事实上是美台军事合作进一步升级。美国此举所传达的信息是:将来大陆若武力攻台,对手将是美国指挥下的台湾军队,甚至是“美台联军”。道理很简单,如果是单纯的撤侨计划,正常状况是由美国在台协会驻台北办事处拟妥计划,然后确定所需班机和航道,要求台湾军方配合即可,无须进驻衡山指挥所,直接参与台军年度最重要的汉光演习。更何况,美国还要求台方提供完整的作战构想,并保留在衡山指挥所的预备席位。而且,美国“撤侨小组”也非临时编制,而是美军太平洋司令部下辖常设编制,有固定成员。因此,美国的目的是,一旦台海出现紧张对峙,美军可直接由太平洋司令部进驻位于台湾大直山洞的衡山指挥中心,掌握海峡两岸最新军事态势。
  
   动向之五:美对台军售愈演愈烈,自研武器装备相继亮相
  
   在美台军事合作进一步升级,美台关系正朝着实质性军事同盟的方向发展的这种背景下,美对台军售呈愈演愈烈之势。据统计,2002年美先后宣布向台出售武器装备9批次,累计金额达29.83亿美元。2002年5月,美国宣布售台30架陆军最先进的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总价值达12.9亿美元。6月4日,又宣布售台3套AN/MPN-14空中军事交通管制雷达系统及其相关设备,价值1.08亿美元。6月22日,美宣布售台360枚“标枪”反装甲导弹、40套指挥发射装置及相关的训练、后勤保障设备以及其他设备,总价值3900万美元。7月3日,美宣布将提升台F-16战机的任务模组电脑性能,由原先的MMC-3000型提升为MMC-3051型,总价值532.81万美元。9月4日,美宣布对台出售4笔武器装备,总金额高达5.2亿美元。据统计,2002年度台湾的军费预算总额为2610亿台币,约合77.84亿美元(按美元与台币1:33.5计算);8月30日,台公布的2003年军费预算总额为2615亿台币,约合78.05亿美元,比上年增加了5亿台币。
  2003年1月5日,台湾媒体报道,美国已同意今春将先进的AIM-120C中程空对空导弹给台湾。F-16战机用以发射AIM-120的软件,也将同时运交。美国雷神公司已于2002年8月开始为台湾生产首批AIM-120C导弹,美国于2000年同意出售120枚AIM-120导弹给台湾,但规定导弹先库存美国,以免将此先进导弹战力率先引进亚洲地区。美国官员说,从中方采取对台速战速决战术以来,导弹先库存美国的理由已不适用,台湾空军必须采用先进技术,对抗中共的威胁。台湾空军作战局局长、少将彭秦明(音)在去年7月证实(华盛顿时报)关于中国大陆已经试验了俄制AA-12型空对空导弹的报道。他说,大陆这一举动将促使华盛顿将AIM-120型导弹交付台北。他还表示,拥有59公里射程并配置了先进导航系统的美制导弹也将装备F-16战斗机。2003年2月14日,布什政府又大力呼吁台湾加大购置先进武器的力度,美国国务院分管中国问题的高级官员兰德尔?施赖弗在圣安东尼奥秘密召开的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上说:“我们敦促台湾采取必要的措施,购置足以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俱增的威胁的防御武器和系统。”美国敦促台湾从三个方面重点军购:一是在现有武器的基础上,发展具备综合的空中和导弹防御能力;二是提升台湾的作战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即所谓的C4ISR能力,并加强用电脑来指挥和控制的基础设施;三是增强反潜作战能力。这包括P-3C“猎户座”海上侦察巡逻机,部署4艘美国目前出售的“基德”级驱逐舰和8艘美国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和通用动力公司设计和建造的柴油动力潜艇。2月27日,美国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卜壑哲声称,为了防备大陆对台发动进攻,台湾需要加快购买美国提出的要售予台湾先进武器系统。
  
  在积极外购的同时,台军一批自行研究开发的军事科研项目也相继亮相。目前,台军已完成部署“天弓Ⅰ”地空导弹,并开始分批部署“天弓Ⅱ”地空导弹;完成“天剑Ⅰ”空对空导弹的生产部署,陆基型“天剑Ⅰ”导弹则已完成战备试验,准备生产;完成了“雄风Ⅲ”型超音速反舰导弹裸弹研发;完成“捷羚”低层防空导弹作战侧评,正式进入地产;完成了第二代TS89式日夜两用监控系统;首艘隐身导弹快艇完成下水实验;低层反战术弹道导弹完成最后阶段试验;提高台湾自制“经国号”战斗机的作战能力;研究新型的防空导弹系统;用于攻击机场跑道的空射型“万剑”空对地导弹、用于攻击地面雷达和战管系统的空射型“天剑2A”反辐射导弹等均已进入试验阶段。在制海武器方面,已配合新一代军舰的服役,军方将继续发展先进作战系统、先进反舰反潜装备。特别是针对大陆的潜艇威胁,加快水下侦测系统的研究,包括“声纳浮标”、“舰载声纳系统”等,以提高反潜作战能力。地面压制武器方面则开发了新一代多管火箭炮系统――“雷霆2000”,目前该系统已完成先期作战评估,生产部署工作将陆续展开。与此同时,陈水扁上台以来,启动的20多项武器研制计划,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据掌握,台军计划在未来10年间投资7715亿元新台币(约230亿美元),用于生产或采购制空、制海、抗登陆及信息战等四大类30多种新型主战兵器,并着力研发“非核性高爆电磁脉冲弹”、“新世代战机”、无人飞机、“天弓Ⅲ”型反导系统,以及射程达1500公里的中程弹道导弹等。
  
   动向之六:不断强化针对大陆的军事演习
  
   2002年,台军在执行新的国防体制和建军规划中,不断强化各类演训活动,以增强部队“以武拒统”的实战能力。据统计,台军全年共进行大小演习200余次,其中重大演习80余次,包括“汉光18号”演习,“联兴86号、87号”两栖登陆演习,“万安23号”联合防空演习,“金锤”三军联合火力演习,“联勇”三军联合攻击演习等。其中,以“汉光18号”三军联合演习为全年度的重头戏。
  同时,台军“神箭43号”防空导弹演习也于5月11日在屏东九鹏基地举行。台军以“一队敌机从不同高度侵入台湾”为目标,命陆军“天弓”导弹和“鹰式”导弹连执行空中拦截任务。拦截中,台军共发射了4枚导弹,其中3枚为美制的“鹰式”导弹,1枚为台新研发且首次亮相的“天弓Ⅱ型”导弹。据台媒体报道,2002年的“汉光18号”军事演习从规模到批次,都大大超出以往,仅实弹射击打掉的枪、炮弹就要花上亿元新台币,保障演习的各项费用也在3000万新台币以上。
  2003年2月19日,台湾媒体报道,2004年台湾总统选举将在今年下半年进入热身阶段,因应大选前台海情势可能发生变化,台湾军方强化联合作战指挥机制,宣布下半年将增加联合战综合操演,规模略小于上半年的汉光演习;另外,金门、马祖、澎湖、东引都将实施实弹射击。台湾国防作战计划次长室军事训练处处长王国强2月18日上午表示,今年“汉光19号”演习将在上半年实施,性质为军队防御作战演习,下半年增加一次联战综合操演,用来验证汉光演习缺失。据公布,2003年重大军事演习中,防空飞弹实弹试射与制海飞弹实弹射击,分别将在今年5月与9月举行;共将实施六次飞弹试射。至于大部队规模演训,共将实施三次。一次在中部地区实施联兵旅指挥所对抗,预计7月举行,另外,5月与9月分别举行两次联兴操演,实施联合两栖作战训练。其他联勇操演、联云操演、联信操演、联合海空操练、联翔操演等共将举行17次。△
  

作者:亚洲城ca585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ml/zhlw/20180309/7483155.html   

2003年台湾军队六大新动向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
Baidu
搜狗